10.0

2022-08-31发布:

危险十八岁

精彩内容:


  我叫小將是一個30歲的男人,住在台北市天母的某處,以下我說的絕對真實的故事。故事發生在我18歲的回憶中,那時我還沒有性經驗,但偶爾會看一些小本的及A片,有時也會幻想與這些A書女主角或心儀的女子作愛,剛開始接觸這些書籍時大多是一些亂倫或者忘年之交的作品,自然對熟女産生莫大性趣。

  那時的我還是剛考上大學的新生,由于宿舍員額有限,起初我是住在親戚家,爲求交通方便,在一年級期中考結束後,開始找房子,經反覆約幾位房東看屋後,不是價錢太高,就是環境過于複雜。

  寒假來臨前,還沒找到理想住處,直到過年前叁週我經過鄰近愛河旁小巷子,發現一處私宅門前貼了〝套房出租〞,我便幸幸然將摩托車熄火,按了門鈴,來開門的是一位年紀約四十幾歲的婦人,一張瓜子臉,標準氣質型美人,一件絲質的洋裝穿著豐腴的驕驅,乍看下應該有點年紀不過保養得不錯,身材臉蛋大約像現今日本熟女小百和,開門後便開口問我,有什幺事嗎?(聲音很好聽…,與某台語電視劇熟女林○○一樣)我說:「我是要來租屋的」。        中年婦人便說:「只限租女性」。我說:「那不打擾了」。當我回頭時,中年婦人開口開始問我一些基本資料,那時我想可能是想問問我便跟她聊了一下,但當下並沒任何的念頭,只想找到房子,看是否可以在過年前將房子搞定。

  中年婦人得知我是大學生後,並邀約我上樓看房,這棟房子不大,大約是四十幾坪,進門時有個院子,以及一座小漁池,還有可著池中的錦鯉悠哉遊著,當下想應該算是蠻不錯的房子吧!

  中年婦人說,你要租的房間在叁樓,這曾經是她小孩的房間,進去看時還蠻舒適的,日式的房間,大約十幾坪左右,讓我更滿意的便是有附衛浴,可能那位中年婦人愛子心切吧!

  經過我觀察房子環境之後,我便答應她,好改在寒假前搬入,要簽訂租屋契約當日,中年婦人便開口說:「住屋叁項紀律」。

  那就是不準帶人來尤其是女性同學、不準喧嘩、十點後不準回家,當時我想天啊!簡直是鐵的紀律,後來想想還是以房子爲重,被答應她簽約並付了房租與訂金,簽擬契約後,我們便在客廳聊了一下。

  得知那位中年婦人,原來複姓上官(爾後我便稱她老師或者是房東),而且是一位高中的音樂老師,先生因爲癌症一年前去世,小孩在國中時便出國讀書了,後來我才知道她與我媽是同年,真是駐顔有術,看不出來她已經四十四歲了。

  搬入房子當日,我的東西大包小包的從我摩托車依依卸下,房東也好心的幫我把行李從一樓拿到叁樓,正搬完時要打掃,房東便說不用掃了,我已幫你清理完畢,頓時我心想她真是一個好人,我開口說了一聲「謝謝你!」,她也有禮貌了回應一聲「不客氣。」便下樓了,由于整理東西太累,中餐也沒吃便睡了,睡到下午四、五點清醒時,只聽到隔壁房間有琴聲,我想隔壁應該是房東的琴房吧!我起床盥洗之後,準備要回家過年,走之前我特定到琴房敲了門。房東說:「請進」。我開門之後便說:「我要回台北過年了。」房東說:「要不要我帶你去車站,座車呢?」我想著,也好,說不定摩托車放在車站前被偷也說不定;我說:「好,謝謝。」

  此時,房東便起身,告訴我說到樓下等她,她換一下衣服就出門,我下樓時,特定看了一下二樓及一樓的屋內擺設,心想這位房東太太應該很樸素,二樓應該是她書房及儲藏室,一樓應該是她臥房及廚房,我正觀察著,便走到一樓推開門好奇的看著錦鯉,忽然聽到後院車子發動的聲音,房東大聲喊〝小將〞,上車啰!我尋著後院的步道走到車庫,叫了一聲,哇!房東太太開的賓士,我這輩子第一次座賓士汽車。

  上車時,房東以換上黑色套裝,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大概這樣才可以襯托她白色的肌膚吧!路上房東問我何時開學,何時要回到住處,我跟她說開學前一週會回來,我只聽了一聲:「喔!」可能那時房東太太有點失落吧!也或許我想太多,到了車站時我便下車,下車前告訴我要回來時打電話給她,她說要來載我,我笑著說好。

  寒假也差不多要結束,我便要回高雄住處,此時已經是傍晚八點半,到高雄時打電話給那位房東,家裏沒人接電話,我只好搭公車,座到鄰近地點下車,走路回租屋的小窩。一進門,整間屋空蕩蕩的,我將行李打開,把家人吩咐給我年糕放在房東一樓廚房桌上,我便上樓了,座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子,腰酸背痛的,想洗個澡睡了。

  隔日,睡到十點多起床,心裏想著很無聊,下了樓看到昨日放的年糕還在桌上,我想房東應該還沒回來,我把停在前院的摩拖車發動,準備要到外面吃午餐,順便去看小電影,電影剛好開始演了,劇中的情節是一位處男,去拜訪他朋友家,結果被他朋友媽媽奪走了童貞,另一片我則沒有心情看,因爲我腦海裏,想著那位美人的房東太太,若我搞到她,處男給她也無所謂。

  看完小電影,吃完飯之後,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我無聊便騎到愛河旁,看看那些流莺的人生百態,順便買了幾本A書回家觀賞,回家後看著我對著今天漲了一天的肉棒,面對著A書裏情慾細節,便打了出來。

  一直到我開學前一天,房東太太才回來,最後年糕也發黴了,我也丟了,我也沒問她去哪裏,只感覺她變得好冷,反正這樣也好,互不相欠。

  經過了一學期的學業折騰後,有時讀太晚我也不感回家,有時暫住同學家裏,心裏想,真是幹。我付錢的怎不能十點以後回家,有幾次也被同學笑,住到黑店了。這段時間我也是早初晚歸,看不到房東幾次,偶爾假日我就回家了。

  不過很快,暑假來臨了,我因爲修了一些多余的課程,暑假要上二天課,其余的時間不是回台北就是去上課。

  一直到,某日颱風天,學校停課,我只好待在屋裏K書,因爲課業蠻重的,K書K累了便睡了一覺,不知不覺睡到九點鍾,聽外面的風雨聲及雷聲應該很大,我也不去理會,忽然一個烏漆嗎黑停電了,我剛好洗澡澡一半,全身赤裸躺在正準備繼續睡覺。

  這時,有人來敲我門,我想是房東太太吧!我被披著一條圍巾去開門。開門後,隱約的光線,看到她的臉龐,告訴我說:「她今天可不可以睡在我房間。」我也一時間,摸不著頭續便說:「可以啰!」我睡在我塌塌米的軟墊上,她則睡另一頭房東:「你不穿上短褲嗎?」我:「我短褲放在靠近你那邊的櫃子,不方便拿。」房東:「唷!」又說會不會麻煩你呢?我:「不會。」房東問我說:「我很怕打雷跟停電,所以今晚來麻煩妳。」我:「沒關係啦!妳太客氣了,我這是妳家呢。」窗外,持續打雷著。房東又說:「可不可以陪她聊聊。」,我說好啰。房東有點緊張說:「你沒有女朋友。」我:「沒有。」房東口乾甚燥說:「可不可以幫我倒一杯水。」我:「我這裏有瓶礦泉水,你拿去喝!」我拿到房東的面前,順便把她轉開。當我起身要走時,拉不我手說:可不可以在這陪她,我說好吧!

  此時我在房東的身邊,聞到的都是房東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香味,我的肉棒可以不聽使換,已微微勃起,腦海裏浮現著上次去看小電影的劇中女主角,想著想著似乎硬梆梆。

  正時我還沒回神,房東一直叫著我名字:「小將‧‧‧‧小將‧‧‧‧‧小將。」我都若有所思的,直到房東用她的玉手拍我,我才驚醒。房東說:「是不是我在你旁邊,你會緊張。」我結巴的說:「不是。」隨便說了一句是書讀太累了。
   房東:「唷!」又說:「我小孩也會跟我抱怨在國外讀書很累,正點我可以體諒。」

  房東太太起身座在我旁邊,她穿著一件小可愛睡衣,我的陽具已不知硬到哪去了,鼻子聞得都是她的香味。

  突然,房東哭了,我想這時她應該很孤單,需要一個親人的安慰,我拿面紙讓她拭去臉頰的淚水,當我座下時,整個人貼在我胸前,此刻我雙手不知該擺在何處?

  我安慰著她,這是我第一次安慰女人,也是第一次靠女人這幺近,我用臉貼在她的頭上,用手摸她頭髮,此刻她嘴巴靠近我耳際,告訴我說我們躺下吧。

  房東太太靠在我的胸膛上,頓時除屋外雷雨聲陣陣,屋內則是一位虎狼之年的女人喘息聲,似乎在聞著我這位處男體香。

  正在享受這種厚實胸膛當枕頭的房東太太,忽然跟我說,她已經許多沒碰過男人了。我問她多久,她告訴我大約十年了,原來他老公在她叁十四歲時已的了癌症,前前後後複原、化療、複發,一拖就是十年。

  我想這幺年輕就守活寡,正在想的同時,忽然開口問我,我有沒有自慰過,我誠實的告訴她有,我反問她有嗎?她說年輕時會有過,但後來就沒有了。

  此刻她忽然下巴拖在我胸口說:「小將,我跟你媽同年,一當我乾兒子好嗎?」我在想也無妨,便一口答應了。我便問候她〝乾媽〞好,她回應〝乖兒子〞。

  她起身跟我說:去她床上睡吧!我跟她說我要穿褲子,她結巴的說:「不用啦!」我妳乾媽你應該不會對我怎樣吧!尾隨著乾媽進房間,四週雖幽暗,總得感覺起來總比上塌塌米來的舒適,躺下床時一陣柔軟的床墊,真舒服我那時我想這應該是處男的必經過程吧!指便起身正時笑著說:「妳該不會是處男吧!」

  我說:「是的!」


| JKF捷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