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P大男星”贷款圈粉,耽改剧造星并不简单

精彩内容:

隨著耽改劇的大舉開發,這一小衆題材一躍成爲頭部內容陣容裏不可或缺的主流類型,在影響力方面幾乎可以與玄幻、仙俠相媲美。與流行了多年的一衆題材相比,還沒進入審美疲勞期的耽改劇受衆活躍度更高,在造星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

在已經開發的耽改劇裏,已經形成品牌效應的有墨香銅臭和Priest(被粉絲尊稱爲“P大”,下文簡稱P大),這兩位耽美小說領域的大神級作者,均有著較大的作品影響力。根據墨香銅臭耽美小說改編的《陳情令》和《天官賜福》,是最具商業價值的兩大耽改IP。而P大的《鎮魂》和《山河令》,也都分別將雙男主捧上了頂流,再加上言情武俠《有匪》的改編播出,以及《殺破狼》《默讀》《山河表裏》等正在制作中的待播劇,改編作品數量更多的P大,已經隱隱成爲耽美作者裏,在影視化方面最具影響力的作者之一。

耽改劇的商業價值有兩大方面,一是流量,二是造星。在流量方面,耽改劇與玄幻、仙俠相比,流量基礎和演員流量號召力或許都不如古偶、仙俠劇,加上太過顯著的圈層屬性,決定了這類劇商業價值的天花板往往是圈層爆款。但綜合演員成本來考慮,性價比或許比同質化嚴重、越來越難誕生爆款的玄幻、仙俠類更高。

在造星方面,耽改劇有著難以匹敵的優勢,短短幾年間,相繼捧紅了黃景瑜、許魏洲、朱一龍、白宇、肖戰、王一博、張哲瀚、龔俊等主演流量演員,是誕生“頂流”最多的題材領域。

僅僅是P大的耽改劇,就已經捧紅了四位男主,而出演了待播劇的張新成、付辛博、陳哲遠、檀健次、陳星旭、陳牧馳等演員,被粉絲親切地稱爲“P男郎”。劇未播,已經先圈了一波粉絲。

耽改劇能捧紅演員的原因,一是耽美小說的人設基礎,二是在制作上對人物魅力的還原,以及選角的成功。本文將分別從以P大爲代表的知名耽美人設和這些耽改劇的角色魅力出發,來看耽美劇的造星密碼。

出彩人設,成就“耽美之光”

知名耽改劇的雙男主們,有不少在尚未影視化之前,已經有了明星光環。比如《天官賜福》裏的謝憐和花城,《魔道祖師》裏的魏無羨和藍忘機,《撒野》裏的蔣丞和顧飛。P大的耽美小說男主們,《殺破狼》裏的顧昀和長庚,《默讀》裏的費渡和駱聞舟,等等,都有著絕高的人氣。這些人氣,來自于小說塑造的魅力人設。

以P大筆下的雙男主爲例。《鎮魂》原著小說裏,趙雲瀾是有正規編制的特殊調查處處長,官二代公務員,經濟條件不錯,爲人圓滑老練,大事上有擔當,性格卻吊兒郎當,私生活方面風流而不下流,知情趣懂浪漫有正義感,極其鮮明的個性魅力搭配“爲人民服務”的奉獻精神,幾乎沒有人會不喜歡。

這種“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痞子英雄式人設還有《默讀》裏的駱聞舟,同樣是官二代,市公安局刑偵大隊隊長,工作上有勇有謀老練世故,性格灑脫、大氣、幽默、不羁,加上帥氣的外形氣質,是主流審美裏十分討喜的人設。

與“熱血”款男主搭配的,往往是“斯文”系男主。《鎮魂》裏的沈巍,出場便是戴著眼鏡的大學教授,文質彬彬,溫文爾雅,但實際身份卻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斬魂使,骨子裏自帶狠厲,內外反差極大。

而《默讀》裏的費渡則是典型的“斯文敗類”,外表人畜無害,幼時受到的心理創傷又讓他有著瘋狂的一面。這種外柔內狂的反差人設,原本就有著強烈的戲劇張力,“匡扶大義”的使命感,又中和掉了人設裏“邪惡”的部分。古風小說《殺破狼》裏外表穩重溫和,從小被虐待而性格冷漠的長庚,與費渡有著同款“亦正亦邪”氣質,外表與內在反差之下,極其出彩。

這些性格特質突出的人設,還有著不少共性,比如都在足夠宏大的世界觀裏力挽狂瀾,人性的飽和度和細膩度有著充足的釋放空間;在情感方面,熱心搞事業救人于水火的男主們並不呆板,在鋤強扶弱的間隙高技巧地撩與互撩;男主們往往都是“雙強”設置,單獨拎出任何一位都能在BG擔當C位男主,CP被逆是常態。

細數其他知名耽美小說裏的男主們,能夠出圈的角色們,也都有著高辨識度的性格特質。比如《天官賜福》裏不管遇到什麽逆境都能保持樂觀的謝憐,宛如一朵看破塵世的落魄“白蓮花”;還有《魔道祖師》裏沉默寡言卻清冷高雅的藍忘機,頗有幾分男版“小龍女”的不食人間煙火氣質。

極具魅力的人物,是這些耽美小說能圈粉無數的原因,也是由此改編的耽改劇能捧紅主演的前提。選角、拍攝等制作環節對角色魅力的具象化呈現和提升,也是加大耽改劇造星概率的重要客觀條件。

故事可魔改,人物必須還原

耽改劇改編最大的難題,一是情感關系的改造,二是改編後對人物魅力的還原。對情感尺度的拿捏是相對直觀的技術活兒,角色之間互動時的語言、動作、表情等等,其中可供發揮的空間很大,主創們權衡審查的尺度,可彈性創作。而人物關系的改造相對來說要更難。

在《鎮魂》裏,沈巍對趙雲瀾跨越千年的執著情感,被改造爲以“報恩”爲驅動的兄弟情;《陳情令》裏魏無羨和藍忘機之間的兩世戀情,被改造爲“一同鋤強扶弱”的江湖同道之間惺惺相惜之情;《山河令》裏一見鍾情的直白愛情,也被改造爲“相互救贖的同門師兄弟情 靈魂相交的知己情”。這些成功的案例,均巧妙地在大衆審美和圈層受衆之間找到了某種平衡,爲角色圈粉奠定了一半的基礎。

人物關系的基調奠定以後,人物魅力的塑造依然是一大難題。在影視作品裏,明確人設並不難,將人設塑造得有血有肉才是考驗團隊實力的地方,因爲人物性格的塑造依托于故事,而故事往往爲了影視化呈現而不得不大刀闊斧地改編,在面目全非的世界觀或故事裏,將原著小說設定的出彩人物無縫安插進去,無疑是項艱巨的工程。

劇版《陳情令》因爲在影視化呈現中,故事相對完整和還原,所以人物魅力相對塑造得不顯吃力,人物還原度也足夠高。魏無羨對江湖道義的堅持,敢于和整個江湖爲敵的勇氣,面對逆境時的樂觀和灑脫等等,都與原著如出一轍。藍忘機堅定而執著地保護魏無羨,清高正直的性格,也有著完整的呈現。

相比之下,根據P大兩部小說改編的《鎮魂》和《山河令》,改編難度更大。《鎮魂》裏整個世界觀都做了調整,鬼界、神界等中國傳統神話設定,改爲“外星文明”的現代奇幻故事。故事大幅改編之下,兩位主角的人設從工作職位、承擔的責任等反映叁觀的設定,到接人待物的行爲模式和性格細節等,卻都盡量做了還原,這就導致了人物和故事的割裂感。

劇情和人物的不兼容,是該劇整體口碑和影響力偏弱的原因。但對人物高度還原的誠意卻成功取悅了圈層用戶,兩位主角成功在圈層用戶中得到認可。再加上兩位主演從外形氣質到演技均在線,成功爲文字裏描述的角色注入靈魂,所以演員朱一龍和白宇也憑借角色圈粉無數。

而《山河令》的改編幅度介于《陳情令》和《鎮魂》之間,原著小說裏的武俠世界觀基本保留,雙男主江湖浪客的設定,以及隨著江湖閱曆而互相改變叁觀的成長曆程,與原著高度一致。但在青梅竹馬的全新情感設定下,兩位男主的成長經曆均有調整。幼時成長經曆的加強,爲雙男主均增加了溫情和人性化的色彩,人物更爲飽滿,共情力和圈粉力也更強。

目前待播的《殺破狼》(更名爲《烽火流金》)、《山河表裏》、《默讀》(更名爲《深淵》),以及《撒野》(更名爲《左肩有你》)等耽改劇,很難看出雙男主的情感關系和人設。但整體來說,雙男主的選角在書粉中的認可度較高,尤其是張新成飾演的費渡,一舉拉高了粉絲對作品的期待。

對于耽改劇的受衆來說,這類劇的欣賞方式一半靠腦補,只要人設不偏移,性格魅力還原度夠高,情感互動細節裏能給受衆留下想象空間,再加上主演顔值在線,在營銷期營業足夠投入,作品和演員均能吃到流量紅利。至于劇情是否魔改,制作是否粗糙,甚至情感邏輯是否合理,都不重要。所以這些待播耽改劇的主演們,才能在原著強大的人物光環下,憑借形象氣質“貸款”圈粉。尤其是耽改作品數量更多的P大,雙男主們陣容最爲壯觀,堪比偶像組合。

耽改劇造星還有一大前提,是這類作品依然處于新鮮期,在審美疲勞之前,主演們可以獲利的流量紅利依然豐厚,就像古早玄幻劇《古劍奇譚》《花千骨》《叁生叁世十裏桃花》捧紅了李易峰、趙麗穎、楊冪等明星一樣。

從這個角度來看,審查壓力帶來的“限流”效果,讓受衆和市場産出之間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導致這類題材“保鮮期”被迫延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