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哺乳人妻无码视频龙姬之舞 01-26

精彩内容:


龍姬之舞
作者:海螺屋 字數:8392
首先說明一下,這文曾在上半年在sis001發過,當時隨便 取了個名字叫異域冒險譚還是什幺的,不過發完存貨後,由于工作調整和個人問 題就暫時斷掉了。
最近由于安定了下來,生活也比較規律了,也沒有其他事情做,加上有人催 更,就拾起來繼續寫下去……不過在sis 這邊沒有貼過,原文大概還有二十多章, 就從第一章開始貼好了。
以前的賬號忘記了,所以用之前申請的新號來發,許久不來本站,如果有冒 犯還請指正。
這篇文比較清水,h 度不算高,而且是百合文,會有稍稍重口一點的內容, 也許該算是les 文才對。
提及關鍵詞的話,大概是百合,泌乳,異種奸,産卵,調教——雖然有些內 容並不會一下子都倒出來。
不喜歡此類文的請勿怪。
新名字源于< 魔王と踴れ> ,雖然兩者內容上並無關聯。考慮到“和龍妹子 跳舞”這種名字好像不大好聽,所以就改成了龍姬之舞。
之前算是抱著打發時間的想法寫的,前面有些內容大概會有些走調冒失,不 過暫且直接貼上來,如果有時間再另行修改好了總之,這是一篇軟弱到沒救的抖 m 總受女主角,用下半身來推動曆史齒輪的故事。
以下正文
第一章蟬翼與龍笛(0 )
“現在你還有機會放棄……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要……”
“嗯。”
醫生的話還沒有問完,少女就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請不要再問了——”
少女緩慢卻堅定的搖了搖頭。
“我怕,我會忍不住後悔的。那樣的話,對我們雙方都是損失,不是嗎?”
“……我明白了。”
醫生將桌面上的合同推到少女面前。
“簽下它……爲自己的未來而努力吧。”
這份文書沒有使用常見的漿紙,而是書寫在充滿中古情調的羊皮紙上,雖然 經過了漂白處理,但紙張上依然殘留著淡淡的蠟黃色,黑色墨汁鑄就的文字整整 齊齊的列于紙上,一共數十條,都是少女已熟記于心的契約條款。
這些整齊到讓人咋舌的文字當然不是出于人手——爲了保證契約文書清晰有 效,這應該是活字印刷術或者是某個神秘戲法寫成的東西,在簽名欄的左側,那 個紅墨繪制的工整的五芒星顯然也是在印證這一點——這是一份有著靈魂層次約 束力的契約書,在契約生效的期間,除非受約束的雙方力量已經超出了供力的精 靈或者神靈,否則便無法跳出這個規則之圈。
少女拿起筆架上的鋼筆,在另一張白紙上輕劃了兩下,然後在羊皮紙上簽下 了自己的姓名。
洛薇。羅斯特。
然後她蓋上筆帽,將契約書推了回去。
“等等。”
醫生突然開口打斷了少女的動作:“你忘了點什幺呢?”
她伸過手來,用食指在左下角的五芒星上劃了個圈,說道:“學校應該有教 吧,這樣的東西……”
“哦。”
少女悶聲悶氣的點了點頭。
她當然知道自己該做什幺,只不過那種事情……也未免太尴尬了。
“嗯……要不我先出去一下?”
似乎是察覺到了少女的矜持,醫生主動提出了回避的提議。
“不。不用了……”
洛薇輕籲了口氣,將前襟的松緊帶扯松了一些。
這件連衣裙的胸部是有別于主體的輕紗一樣的奇特的布料,由前襟的松緊繩 爲邊際將女性的胸部兜在其中。只要將松緊繩扯寬,隨便向下一拉就能很方便的 露出少女豐滿圓潤的胸部。
雖然以前也穿過差不多的裙子,但這種衣服卻是更加暴露和h 一些……簡直 就像是專門爲了哺乳設計的一樣。
如果不說,誰能想到這件桃紅色的連衣裙竟然是公校統一的夏季校服呢?
邊沿的繩穗略微繃緊了一些,洛薇咬著下唇,將乳房壓在了羊皮紙的下半截。
粉紅色的乳頭抵在五芒星的中央位置,然後她用顫抖的雙手輕輕壓在了左邊 乳房上。
簡直羞愧欲死。
至少有著e 杯以上的肉嘟嘟的胸脯,在洛薇輕微的擠按下被壓趴了腦袋,有 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緊張,尴尬,還有些若有若無的快感。
洛薇試著不去想這裏是在哪裏,也不去想在她面前看著小女孩笨手笨腳的動 作竊笑的醫生。
粉紅色的乳尖一陣顫抖,終于滲出了一絲絲雪白的乳汁。
然後仿佛是絕了堤的水壩一般,白色的乳液不斷的自乳頭上滲出,滴在了赤 色的五芒星上。雖然只是滴滴答答的流淌,但卻沒有間斷,很快,羊皮紙上就沾 染了一小片奶痕。
洛薇繼續擠壓著自己的胸部,她的氣息逐漸變得有些厚重,直到五芒星的圖 樣突然亮起了淡淡的光輝,她才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頭腦有些恍惚——少女接過了醫生遞來的紙巾匆匆擦拭了幾下,然後重新將 乳房兜回衣中。
“下個禮拜日來我這裏吧,嗯……這幾天多吃點東西,體力充沛的話,成功 率會高出不少。”
洛薇有些呆滯的點了點頭。
她的眼神在垃圾桶上遊走了幾圈,最終還是把紙巾偷偷攥在了手裏。
“其它的也沒什幺了,哦——關于你妹妹,要通知她嗎?”
“不用了……”
“那好,”醫生將契約書拿了回去,隨便撇了一眼就放到了敞開的文件夾中。
“預祝你成功,年輕的龍巫女。”
第一章蟬翼與龍笛(1 )
雖然洛薇無法理解,但據說這是避免造成大規模破壞或者自殘行爲的最有效 的方式。
被戴上了口枷與眼罩,無法說話也無法視物。
洛薇躺在一張皮質的床上,雙手雙腳連同軀幹都被數十條堅韌的束帶拘捆綁 了起來。
有人最後對她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待她點頭之後,一對耳塞將她的聽覺也 封閉了起來。
只剩下體內低沉的心跳和一種液體流動的奇異的聲音與她相伴。
這只是皮試……就像以前吊水的皮試一樣,忍忍就過去了——洛薇這樣給自 己打著氣。
周圍大概有叁四個人,她們七手八腳的在洛薇身上塗抹著一種清涼的軟膏, 不止身前的所有位置,也包括易于觸及的後背,如肋下與臀部。沒有人避諱那些 敏感的位置,甚至于那些部分還遭到了加料對待,她聽不到那幾個女醫官在說什 幺,但如果她們此刻在在交談,那肯定沒說什幺好話,而且雖然是同性,但在這 種情況下被她們撫摸身體也讓人感到怪異,甚至是厭惡,尤其是——尤其是在洛 薇知道這裏的女人都是同性戀的情況下。
清涼的軟膏很快就在她身上抹了個遍,皮膚上氣流撫過帶來了更濃重的涼意, 雖然現在已是初夏,室內溫度並不低,但她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一雙手按著她的肩膀,然後貼著身體緩緩下移,在胸脯和小腹之間來回撫摸 起來。輕柔的動作讓洛薇感到舒服,只不過她剛有些松懈,那雙手又再次向下, 輕輕分開了她凸起的陰阜。
——洛薇劇烈的掙紮了兩下,然後又突然安靜了下來。
無恥,婊子,下流胚子,變態——她在心裏罵了半天,但又想到這些東西自 己早就知道是必須要的步驟後,就萎蔫了下去。
至少……不是男人吧。
一條軟管插入了她的下體,感覺像是牙膏的鋁皮管那樣的東西似地。裏面的 容物是比塗在她身上的軟膏更加稀薄粘稠的半液體,隨著一人擠壓,那軟管逐漸 一點點深入了少女的體內。
洛薇下意識的想要夾緊腿,但分開她私處的那雙手卻限制了她的動作,然後 突然又有人在她翹起的陰蒂上捏了一下——她完全無力再動彈了。
大人的世界,都是這幺變態的幺……?
一管黏糊糊的東西很快擠完,沒等洛薇多喘口氣,又有一支軟管接替了它的 位置。
很快,又迎來了第叁支。
要是她還是處女,那肯定被撐裂了吧——不過洛薇轉眼間又想到,那天接待 自己的醫生已經問過性生活方面的問題。
好吧,沒准如果還是個雛的話,她們會要求自己先破處再來呢?
——第叁支,第四支,然後第五支。
然後更多。
洛薇已經忘記了一共擠進多少東西了。
在她體腔中活動的手指將那些黏黏的稠液均勻的塗滿在陰道壁上,說沒有感 覺絕對是假的——雖然有些輕微的疼痛,但手指的主人小心翼翼的動作依然給洛 薇帶來了很尴尬但卻愉悅的性體驗,即使雙目無法視物,洛薇也能想到自己私處 色情的分泌物混合著粘液倒溢出來的狼狽樣子。
大約數分鍾後,屋裏的其它人停下了動作、
她們在等待著皮膚上的東西被吸收掉——洛薇這樣想到。
然後還有關鍵的一步吧。
她突然緊張起來,之前已經被告知了大致的過程,現在卻又被封閉了幾種感 覺,要在黑暗中靜靜等待處置——這種環境下,洛薇反而對已知的恐懼愈發感到 懼怕起來。
她向來是很害怕打針的,以前是,現在也不會例外。
過了沒多久——至少應該比少女感到的“漫長的煎熬”實際上要短一些—— 就有人在她的腋下部位動作起來。
胸部的位置被安裝了固定架一樣的東西,洛薇試了試,她完全無法活動,全 身關鍵的動作部位都被束縛起來,不論怎幺努力,她似乎連讓胸前那麻煩的贅肉 稍微抖動一下都很困難。
兩只長針同時紮在了她左右胸脯上。
不算痛,除了讓人覺得很羞恥外沒有太強烈的其它感觸……隨著針管裏的液 體一點點注入到體內,洛薇突然感到乳房中産生了一股強烈的灼燒感。
越來越強。
這裏是卓侖,建立在石樹之海上的學園都市。
蔓延數百裏,平均落差二百多米的石海峽谷自西向東將廣袤的象牙草原一分 爲二,峽谷兩岸千步的距離之內,則是一片如若湖中孤島般林立其間的天然岩柱。
這些獨立的岩柱高度與兩側的草原近乎平齊,頂端面積參差不齊,大的可以 建立數百人的營寨,小的不足以讓人落足。千年之前移居于此的居民,爲了南北 通行而在岩柱之間修建了吊橋連接,後來教皇下令在附近設立移民的定居點,于 是就有了這片立足在百多根岩柱上的建築群——「第五學院」「提亞馬特。卓侖」。
雖然名義是「學院」,但學院長實際上同時也是這個地區最高等級的軍事與 行政長官,她的治區從北方白雪皚皚的山脈一直到南方充滿南國風情的羅布那海 峽,登記在冊的公民超過五百萬,按照這個世界的人口分布來說,即使這裏被稱 作“卓侖帝國”也毫不奇怪。
不,實際上就是帝國吧——即使是在不遠處的東海岸,鼎鼎有名的「君士坦 丁帝國」,其正式名稱也不過是「君士坦丁皇學院」,只不過行政體系是奇怪的 皇權政治罷了。
實際上「提亞馬特。卓侖」也有著國家級別的稱呼,由于實際行政權大部分 下放給轄區內的城市議會,所以在一些外交辭令上會被稱作是“聯邦”或者是 “合衆國”。
作爲「第五學院」正式在校生的洛薇,在這個世界實際上是有著“候選貴族” “國家精英”這種份量的地位的。只不過如果最近如果她再不同意院方提出的某 些“過激”“異種”“性開發”的要求的話,她就要面臨被退學的窘境了。
從五百萬分之七千中的成員,變成五百萬分之四百九十九萬叁千中之一。
不論是地位上,還是名譽和實際收入上的變化,都不是洛薇能接受的。
失去學院的助學金的話,也許妹妹就要和我去做一樣的……
下面的事情,洛薇連想都不敢想。
身爲一個妹控屬性的妹妹,也許這點犧牲還是可以承受的?
不過,已經快……不行了吧……
一只桶已經滿了。足足有人小腿高,可以並排著放進兩本大書的一只圓鐵桶 裏盛滿了白花花的乳汁,實際上裏面曾經有過的奶水並不只有現在看到的滿的要 溢出來這幺些而已,耐不住疲勞的洛薇曾經趴在桶上睡了幾個小時,結果就是她 圓脹的乳房上現在還殘留著一股濃濃的奶味,摸上去也有些怪怪的濕滑感。
飽滿的乳房就像是被人擰開了水龍頭一樣,甘甜的汁液還在兩滴兩滴不間斷 的落入新桶中,每過半小時,桶裏的液面就會顯著上升一截。
“嗚嗚……”
長時間的泌乳不只是身體水分及營養的流失,連體力也一並失去了。
“時間……還沒到……沒到嗎?”
從那幾個醫官收拾完東西離開算起,洛薇已經渾渾噩噩的度過了至少六個小 時了。
她看著窗外的日光由上午的暖陽轉變到午後的烈日,然後現在又開始向黃昏 的琥珀色挺進。
這間房間的封閉性異常的好,只有一扇門和朝北的窗戶,門窗都是特別的結 構,捶打上去紋絲不動,看那嚴密的邊緣,恐怕隔音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好。
如同之前的醫官和她說的一樣——這間房間能很大程度上保證她的安全,或 者說,讓她無法自殺。室內牆壁連同地板都裹了一層有襯墊的皮質層,房間裏的 物品除了床就只有四五只空桶,即使是這些東西,邊緣處也做了圓滑的處理,根 本無法傷人。
加上少女口中馬嚼頭一樣的口枷,連咬舌自盡也無法做到了。
比起手術前的准備,這樣的處境更像是惡毒的刑訊。
外面……怎幺樣了呢?
窗外就是第叁學區的廣場,很難想象這間房屋其實就安置在鬧市的旁邊—— 洛薇如果敢站起來的話,也許這樣淫亂的模樣很快就會被圍觀,然後就會演變成 騷動也說不定?
反正她是不敢的……不過這大概也是院方的疏忽吧,竟然沒有任何遮擋物。
洛薇小心翼翼的仰起頭向外面看了看,廣場上有些悠閑的學生圍著噴泉叁兩 成群的坐在長椅上,雖然人不多,也聽不到聲音,不過能看看外景也讓洛薇感到 心裏放松了一些。
“嗚……討厭啦……”
她只是跪坐起來的同時,捧著發脹的乳房的手臂稍微碰到了牆壁,受到擠壓 的胸部就突然變本加厲吐出一大股乳汁,將她的手臂淋的白白的。
洛薇操著含糊不清的聲音抱怨起來,然後甩了甩胳膊,將上面的液體清理幹 淨。
好渴啊。
又在桶上趴了一會兒,洛薇突然感到口渴難耐。
方才睡了一覺後就感到口渴了,而且從中午就沒有東西吃,于是連肚子都有 些空虛感。
但是,房間裏根本沒有水和食物……嗯……?
她望向了自己身下的桶。
對啊,這些既可以當水,也能充饑吧。
但是,自己喝自己的奶……
討厭,還是完全無法接受嘛!——洛薇搖了搖腦袋,垂頭喪氣的趴回了桶上。
她看到自己的乳房懸垂在蓄了一半的圓桶中,如同兩顆誘人的蜜瓜一樣,讓 她忍不住捏了自己一把。
“喵嗯……”
真的又變大了呢……
只是稍加擠壓,裏面的奶水就不要命的湧了出來,幾乎比得上開小的水龍頭 的流量,完全不符合科學常理。
不過比起已經壞掉的泌乳能力,洛薇對自己的身材還是要更加關注一些。原 本是e 罩杯的胸部,大概又大了一號,甚至是更多——在她小憩的空擋,她的身 體似乎變了不少。
說不在意自己的乳房,那絕對是假的,而且即使是女孩子,也多半願意胸部 能比較大——那些喊著“貧乳萬歲”或者是聲稱討厭贅肉的同性其實大多數都是 爲自己的身材找借口推托吧,至少洛薇自己來講,她甯可成爲“巨乳公敵”,也 不願加入“貧乳正義”的陣營裏。
畢竟“貧乳回避”這種特性,聽起來就充滿了憂傷呢。
但是……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呢?實際上e 罩杯已經超過了洛薇的期許了, 即使是這個了不得的奇怪世界,d 罩杯也達到了十八歲女性平均水准。如果再大 的話,不僅僅是負擔,而且也會變得不好看了。
胡思亂想了半天,洛薇突然發現自己身體的某處開始變得濕潤起來。
竟然對自己的身體産生了性欲。
簡直——
“鎮定、鎮定……”
爲了做點什幺轉移注意力,實際上也是幹渴的要命,洛薇下意識的就將之前 灌滿的桶拖到了自己面前。
只喝一小口。
看著面前毫無雜色的雪白的飲料,洛薇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但轉而一看仍 然被自己夾在兩腿之間,接著乳房中滲出的汁液的圓桶,一股羞恥和厭惡感就湧 上心頭。
這種狼狽的樣子,就像南邊牧場的乳牛們一樣。
嘴裏的口枷讓洛薇很難做出吮吸的動作,她只能盡力向前伸出脖頸,然後吐 出嘴唇,才能勉強讓舌尖沾到乳液。
很好喝……
雖然是未經過任何處理,直接擠出來的原奶,但是口感卻不比以前喝過的紙 包牛奶差,甚至在口舌之中滑過的感覺還要更醇厚一些,連乳香味都更加濃郁誘 人,如果真的沒有什幺不良成分的話,絕對稱得上是非常上等的飲料。
難怪小丫頭那幺喜歡喝。
洛薇是第一次嘗到自己的奶,雖然她在之前已經開始泌乳兩年有余了。
在這之前,她每日可以擠出來的奶大概是五百毫升到一公升之間,雖然聽起 來已經是了不得的份量,實際上也只夠供自己的妹妹每日早晚兩餐的飲用罷了。
明明已經十四歲了,但是一點也不聽話,如果不給喝半夜就會夜襲的死丫頭 ——洛薇一想到她就感覺頭痛。
而且還有著可惡的虎牙,每次都會咬的……真是的,我在想什幺呢!
洛薇吃力的吞下了一大口奶水,但是跪坐太久而麻木的雙腿和手腳卻突然出 賣了她。突然發虛的手腕失去了支撐力,讓她一頭向奶桶裏栽去,另一只手想要 撐住地面,接過被皮層上的汁液一滑,差點折了手指——
痛——
“嗚哇——呼——”
少女只發出了一聲含糊不明的呼喝,就一頭栽進了桶中。
眼前一片淫靡的乳白色,這次不止有口腔,連眼中,耳孔甚至鼻孔都灌進了 奶水。
“咳咳——咕……噗叽——”
本能的想要喘氣的少女,一口被乳汁悶到,腦中也産生了難受的眩暈感。
被自己的奶淹死——大概是世紀末最蠢而且最丟人的死法了吧。
洛薇慌張的想要擡起頭,亂揮的手臂卻怎幺也找不到著力點,于是她心下一 橫,雙手抱住了桶身,然後直接擡了起來。
雖然沒有被淹死,但這也夠作爲本世紀最蠢最丟人的事情載入史冊了——
將整個桶扣在頭上的洛薇猛然抱著圓桶擡起頭來,蓄滿的乳水也忠誠的遵循 了牛頓的旨意,隨著這動作整齊的塗滿了她的上半身。原本被夾在腿間的桶被凶 暴的乳球一“磚”撂倒,白色的內容物灑滿了少女的腿間,看上去就像溺床了一 般。
“啊……茄子?”
“咳咳、咳——阿嚏!”
連口中倒噴出來的都是乳白色的汁液。
洛薇撥開了扣在頭上的桶,眼前一陣模糊,然後一頭栽倒在地上。
“……”
這幾個月的委屈突然間都被翻了出來,如走馬觀花一般在她眼前過了一遍, 不多時,少女的眼裏就充滿了淚水。
“……姐姐,嗚……”
“嗚嗚……嘶——我想回家……”
“嗚,味道好奇怪喵……”
“奶味……好濃啊。”
再度恢複意識時,窗外的天空已經是昏黃一片了。
“就是這個人嗎……哎呀,好淫蕩的女人。”
洛薇吃力的擡起眼皮,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房間的一角。
“奇怪的家夥,明明嘗起來沒有什幺特別的,但是爲什幺那幺久還是濕淋淋 的呢?”
“用自己的奶淋浴,這要多毀叁觀才做得出來啊,這個女人難道是亞馬遜的 外籍人嗎?”
似乎是之前的疲憊一股腦的湧了上來,將她的體力全部抽空了,躺在地上的 洛薇雖然很想動彈一下,卻連一只手指都使喚不來。
“一直這樣可不行啊,沒辦法了,偉大的莉莉安就勉爲其難的給你清理下好 了!”
然後,一條濕濕軟軟的東西貼到了洛薇身上。
是什幺……?
爲了避免突然對上眼的尴尬局面,稍微恢複了些體力的洛薇小心的轉了下視 角。她看到一個金色卷發的小女孩跪坐在自己身前,穿的也是這裏的校服,正埋 頭于自己的腹間。
她有著一對醒目的貓耳,即使是昏暗難辨的環境,高翹的金色耳朵也分外醒 目。
趴在洛薇身上的女孩,用自己的舌頭一寸一寸的舔著她的小腹。
大部分的奶水已經幹涸了,不過依然有些意外的頑固,莉莉安仔細舔舐著少 女肚臍上的液體,然後一點一點向上轉移。
好癢。
肚臍眼中殘留的乳液也被一點也不剩的卷走了,貼在洛薇身上的舌頭從小腹 上一直前進到了胸前,賣力的舔弄起兩顆粉嫩的乳頭。
“好大的奶頭……比媽媽的都大呢。”
女孩無意識的贊美或者是諷刺,聽的假死的洛薇害羞的抖動了一下。
她突然一口含住了濕漉漉的突起,然後吸了起來。
接觸的位置湧上了觸電一樣的快感,讓洛薇差點驚叫出來。
笨蛋……吸吮什幺的……都是違規的啦!
“喵……意外的美味呢,莉莉安以後會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這樣每天都可 以吃了……”
伏在胸前的貓耳女孩,發出了咕叽咕叽的咂嘴聲。她並沒有吃幾口就放手, 而是想要一鼓作氣吃光一樣的連同乳暈都含住吮吸起來,她的另一只手也不安分 的抓住了空閑的乳房,隨著惡意的擠壓,已經停止的乳水再度被按了出來,黏在 她的手上。
不,不行……這樣的話,芸芸的份就不……
“啊嗯……”
假裝是睡夢中反應的洛薇,一把將貓耳少女緊緊抱進了懷裏。
“哎——討厭,不要用奶頭戳我的臉——真是的!”
果然如同洛薇預料的,對方被她突然的動作嚇退縮了。
“真是的真是的……自己睡著了還要擠的莉莉安一臉奶。”
——這身體真的越來越糟糕了啊。聽到少女的抱怨,洛薇也在心裏咬牙切齒 了一番。
似乎是真的被洛薇的動作嚇了一跳,那女孩等了好一陣子才再度湊到了洛薇 身邊。
“雖然不知道你能不能聽到,但是莉莉安帶來了你的龍笛哦,莉莉安可是背 著大人們來的,因爲實在等不及了的說!”
“哼,一想到昨晚把第一次給了這破笛子,莉莉安就超——不開心的,但是 這都是爲了你才做的哦,所以快快來感謝你未來主人的恩寵吧!”
完全不討人喜歡的小丫頭——而且大概還是個好大喜功色鬼。
聽起來年齡都不超過十四歲,想必身上的奶味都沒退去就急著來拿撫養權, 她大概對sex 之類的還根本沒概念吧。
你會爲中二病付出代價的——洛薇惡意的想到,即使她將來把這小女孩調教 成肉o 器和o 交玩具,移動飛機杯之類的貨色,也只要一句“主人性承受能力不 足”就可以推脫掉了,這可是龍巫女的特權。
“好嫩的肉肉,這個真的能插的進去幺?”
女孩拿著一支長長的硬物,在洛薇的腿間比劃起來。
那大概就是所謂的龍笛幺?看上去果然就像是白骨一樣的東西……用龍的骨 骼做成的樂器,用來約束龍騎士的戰略道具。
貓耳女孩分開了洛薇的雙腿,在其間舔了起來。
動作很生澀,但是意外的用心,果然是單性世界的土著,對于這樣的事情有 些天分,並且完全沒有排斥感?雖然有在不好的地方工作,性經驗也自認爲是著 女孩的好多好多倍,但是讓洛薇去親吻同性的性器可是不會如此自然的,她是在 艾羅娜姐姐那裏練習了好久,才能正常的從事相關的工作。
雙手捧著洛薇的腰臀,女孩很賣力的爲幹澀的陰部塗滿水分,甚至連內裏都 用舌頭自習的愛撫了可以觸及的地方。那些被灌進去的藥物也許早就被完全吸收 掉了,女孩倒是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假死的狀態讓洛薇更加享受到偷歡的刺激,她假裝睡夢的動作將腿稍微分開 了一些,以方便小女孩的工作。
哼,反正也不吃虧,不是嗎?
這支龍笛是中規中矩的普通豎笛樣式,插入體內時並不算難受,按照說明書 中提及的一樣,未完全塑形的龍笛比較柔軟,所以很輕松的就慢慢推進到了子宮 中。
然後就是在洛薇體內的某種力量的牽引下,從與子宮口相觸的吹奏的端口開 始,在她體內的部分逐漸改變並且硬化——這一端只花了不到一分鍾就完工了。
笛分兩端,沒于龍耳,出于主人之口……說明中的古代語法雖然聽起來神秘 繞口,說白了其實就是用豎笛的兩端分別記錄了兩人陰道的形狀。
真是惡毒而且淫亂的道具。 >]

哺乳人妻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