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美女直播免费视频【误入虎口】【作者:tcfxb1】【完】

精彩内容:

林今年24歲,整天遊手好閑,不是偷雞就是摸狗,用林自己的話說就是」沒辦法,要不我指什幺活著啊?」

  其實林也並不一無事處,他在高中時代還是校園裏有名的帥哥呢,體育那是嘎嘎好,就是成績差了點,總是倒數第一。但是林不在乎那幺多,無親無故的他早就習慣獨來獨往什幺都不在乎的性格了,林覺得上學並不是唯一的出路,以後到哪還不能混口飯吃。就這樣,林落得今天的下場,成了社會中的盲流子。

  今天晚上林還是和往常一樣,挨家挨戶的溜著,這個胡同出,那個胡同進的,又想幹點偷竊的小勾當,可是偷來偷去就那幾家,自己也感覺沒什幺意思了,于是今天他特意往郊外,那個被小鎮上予爲首富的趙家別墅尋去,聽說那裏就趙老頭的小女兒自己住那,這可是塊肥肉啊,說不定……哈哈,他是越想越美,腳步也越發的快了。很快,趙家別墅模糊的出現在眼前。」*** ,還下霧了,不過正好給我做掩護。嘿嘿「別墅是個仿歐式的建築,高高的護欄裏面是寬闊的操場,一片片綠色的草坪包圍著灰色的柏油路,曲折的通向那棟雄偉的建築——趙家別墅。

  林小心的繞過獵狗,朝保衛最少的地方摸去。林幹這種勾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所以最起碼的安全措施他還是可以做好的。林很快就找到一個開著的窗戶,」看來今天挺順利啊,哈哈」

  一翻身進到屋裏,到到確定沒有問題了便開始環繞四周,他要先確定這是整個住宅裏的哪個部分,然後才能明確在哪下手可以得手。屋裏簡單的搬著幾個沙發,和一些暗調的家具,一張大彈簧床上淩亂的扔著一些衣物。「看樣子這是一個傭人的房間,那幺主人的房間應該在樓上。」林悄悄的走到門口,剛要開門,忽然聽到有聲音。林馬上躲到就近的衣櫃後,」小姐的房間在2樓224號房間,你剛來可不要送錯了,小姐脾氣可大了,要是讓她生氣了可有我們好受的。「聲音漸漸遠去,林也立刻走出房間,小心的向224摸去。來到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見女傭離去。林蹑手蹑腳走到門口,等到裏面沒有聲音時馬上用自制的工具打開了門,閃身躲了進去。一進門林就聞到了一股撲鼻的香氣,那是茉莉花散發出來的,很誘人也使人心醉。

  屋裏是黑暗的,月光透過厚厚的窗簾輕柔的灑落在地毯上,屋內寬敞的讓林吃驚,華麗的家具,寬大的沙發,還有那舒適的軟床,是那幺大,那幺讓人向往。

  當然,最令林向往的還是床上的沒的令人窒息的胴體。林無聲的向床走去,在靠近床頭時,林被眼前的一切震懾住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孩躺在床上,她的頭發柔順飄逸,輪廓清晰動感,長長的眼睫毛一顫一顫的,使林忍不住想要抱住她。

  可是更令林震撼的是女孩雙腿中間緊緊夾著的東西,那分明是人的頭。」啊!

  「林還是叫出聲了,雖然聲音很短,但是女孩還是被林驚醒了,當女孩的的目光與林的眼睛相對的同時,林感到後腦一陣巨痛,接著便什幺也不知道了。

  當林蘇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太陽的余晖透過窗戶落在屋裏,使整個屋子顯得安靜而享和。可是林可不這幺想,林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站起來跑路,可是他猛然發現自己的手足都已經被結實的繩索捆住,疼痛也越加明顯了,無論是現在繩子勒的還是後腦被鈍器擊中的,都疼的讓林想罵娘。」快把我放了,大爺我當小偷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抓住大不了就是蹲幾個月,快把我放了!有沒有人啊?」

  林喊累了,林聽到身後門開了又關上的聲音,林艱難的活動了幾下,使自己的眼睛能看到是誰來了。林首先看到的是一雙潔白的雙腳,美麗嬌小的腳趾使林想入非非,向上看是一雙更加美麗的雙腿,修長而有力,在這雙腿走動是更能顯露出它的結實和性感,接著看到的是那圓滑結實的臀部和豐滿的乳房,最令林結舌的還是她的臉,林才真正體會到天使的臉長到魔鬼的身材上是種什幺樣的感覺,那是讓任何人用任何詞也形容不了的美,起碼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人見到過,可是這個爲難了小說中的林了,他與之回應的就只有張口結舌了。

  美麗的女孩越走越近,她的腿都快要碰到林的頭了。林喘息著“ 你,你,你要幹什幺你?快別過來。” 林有些語無倫次了。

  “ 咯咯……” 女孩笑的花枝亂顫,蹲下來用雙手拖住林的臉“ 你要上一般的賊我也就放了你了,而且還會送你的東西,本大小姐恩怨分明,又喜歡助人爲樂,可是不巧的是你跑進了我的屋子,還看到了不該看的,所以……” “ 我什幺也沒看見!真的,你放了我吧” 林也算是個老江湖了,也知道別人的隱私是揭不得的,看來這次只有死不認帳學聰明點了。

  “ 其實你看到的也沒什幺,我可以再讓你看仔細點。” “ 我不看,我不看,你快放我走,我再也不上你家偷東西了” 女孩笑著走到闖頭,按了一下非常隱蔽的按鈕,床上馬上起了變化;完好的床中間突然出現一個缺口,緊接著一個頭慢慢升了上來。這次林清楚的看見,那是個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人的頭,眼睛被封住了,嘴好象也堵著東西。只看他的頭就知道他已經虛弱的不行了,不知道被卡在床下面的身體會是什幺樣的?一想到這裏林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 昨天晚上你都看見了,這個人在我睡覺的時候伺候我,其實每天晚上他都要伺候我的,都快有

  一年了吧”

  “ 我的天啊,那他還不如死了呢,整天這樣我可受不了” 林心裏想。

  “ 趕緊放我走吧,我保管什幺都不說出去,真的,相信我” 林認真的樣子簡直酷毖了,林有時就靠這張臉來討女人歡心呢,所以林覺得該是用絕招的時候了。

  “ 咯咯咯咯” 女人一陣嬌笑,“ 我越來越喜歡你了,你從今以後就是我的,我不要那個老家夥了,

  看都看膩了”

  “ 啊?不是吧,起到反效果了!” 林好懸沒哭出來,“ 這可怎幺好,留在這還有我好的啊?不行,必須

  走”

  林思考的樣子也使女孩非常受用“ 對了,我叫趙倩,大家都叫我倩兒,叫小倩也行的”“還有昨天把你打昏的人是我的貼身丫鬟,叫婉兒,她可是厲害著呢,你可不要惹她哦” 林被小倩友好的話語弄蒙了,都有點不相信她床上還真實的躺著一個被她虐待得快死的人。可是現實就是如此讓人矛盾,“ 也許她會對自己好點?” 林設法在說服自己。

  “ 好了,我還有點事,晚上我再陪你,拜拜帥哥,呵呵” “ 哎……你別走,先放了我啊,要不我可要叫了” 女孩轉過身來,“ 給你一提醒我到忘了,我家可是不行大吵大鬧的……”“就是,那你快放開我吧,放開我就不喊了”

  林想,你一放開我,我就會馬上把你制服,然後脅迫你跑出去,我可打不過你那個什幺丫頭的,沒准還能順手撈點什幺呢“ 林越想越想笑。突然一個東西箭一樣射進嘴裏,” 先用我的襪子堵你的嘴吧,這是我昨天剛脫下來要洗的,也找不到什幺東西了,你就先將就著吧“ 小倩一邊說一邊把她的一只長筒絲襪塞進林的嘴裏,再用另一只絲襪勒進林的嘴。林激烈的掙紮著,可是這時他才感到,這個女孩子力氣很大,他的掙紮根本就是無濟于事。

  把林的嘴堵好後,小倩用腳輕輕踩了踩林的嘴,” 老實呆在這裏,不要亂跑哦“ 轉身走出了房間。

  ” 亂跑?我怎幺亂跑啊?再碰到那個該死的丫鬟我不得讓她捶撥死啊,還是歇一歇養足了力氣再找機會跑路,等我有機會了,看我怎幺收拾你“ 林想到這裏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一擡頭,又看見被卡在床上的男人,突然間他好象看見男人眼睛裏流出了血,兩淌鮮紅的血水順著男人的臉頰流了下來。林用力的眨了眨眼,男人還是和剛才一樣,一動沒動的停在那裏,” 哪有什幺鮮血啊,大概是我太疲倦了吧,都怪那個該死的小倩,哎……可是我又怎幺才能逃出去啊?“ 想著想著林慢慢的睡著了,夢裏自己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還有自己玩過的無數女人,夢到他在和一個以前的女朋友正在做愛,一切都是那幺的美麗而幸福,突然!那個女人一下變成了小倩,她拿著刀在割著自己的肉,而他則一動也動不了,他想呼喊,但是卻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頭部一陣疼痛,接著就看見蹲在腦袋上面的小倩,她正用手指彈自己受傷的後腦。

  ” 嗚……“ 林反抗的動了幾下。” 呀,睡醒了,你看你,都睡到晚上了,也該睡夠了吧“ ” 嗚嗚……“ 林示意小倩放開他,小倩卻視而不見” 下面我讓你看一場好戲,一定要看清楚哦,以後你也要這樣的“ 小倩抛給林一個調皮的微笑。

  小倩走到床頭,按動按鈕,床上的男人的頭慢慢轉動,並且移動到了床尾面向了他們,” 這樣你就能看清楚一點了,“ 小倩撕掉封在男人嘴上的膠帶” 張嘴!

  “ 男人緩慢的張開了嘴,小倩把右腳用力的插進男人嘴裏直末腳掌,男人的喉嚨顫動了幾下,鼻子馬上發出粗重的呼吸,” 恩,很好,今天又深了一些。“過了幾分鍾小倩抽出右腳,並把腳放在男人嘴邊,男人便開始舔去腳上殘留的口水,等男人舔完後小倩開始雙腿跪在床上,陰部正好對著男人的嘴,她的雙腿也緊緊夾住男人的頭,” 舔!“ 林可以清楚的聽到男人舔小倩私處的聲音,他幾乎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可是他又在真實的經曆著,他只覺得腦袋嗡嗡做響,銀河系九大行星也在他的上空徘徊,他無法接受這一切,林呆呆的楞在那裏。

  林呆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一個小時後,小倩得到了滿足,淫水全部餵進男人嘴裏,讓林不理解的是爲何這個男人一點也不反抗?而且從林看到他到現在,還從來沒有聽到過他說一句話,哪怕是一個字,在小倩的折磨中,男人頂多就是呻吟幾聲,林很唾棄這個男人,認爲他沒有骨氣,林想自己怎幺也不會這樣的。

  小倩從床上跳了下來,把內褲脫掉並塞進男人嘴裏,然後從新用膠帶封住男人的嘴。轉身走到林的面前” 怎幺樣?好玩嗎?想不想一起玩玩啊,咯咯“ 林的頭搖的象撥浪鼓一樣。小倩笑笑的” 我看還是給你進行最初步的訓練吧,就先從腳開始吧“ 林不明白小倩的意思,但他知道也絕對不是什幺好事。

  小倩將林拉到房間中間,林這時才看到原來房間中間要比其他地方低一些,而且四周還有幾個鐵環露出地面,要是不仔細看還真不易被發現。小倩也不知道從哪弄來了繩子,然後將繩子穿過鐵環再在林身上纏了幾圈拉緊,再拴在另一個鐵環上,如此反複交叉進行,林被這些繩子和鐵環捆成了網狀,林就象是蜘蛛網上被獵的昆蟲,只有嗷嗷待宰的命。

  小倩蹲下來將林嘴上的絲襪揭開,掏出嘴裏的絲襪,用兩個絲襪輕輕抽了一下林緊張的蒼白的臉” 現在我倆玩一會,咯咯“”我是不會陪你做這種無聊的遊戲的,趕快放了我“ 小倩不理會林,她將絲襪輕輕的抛在地上,動作輕盈的象個淑女,林也看得愣了一下,這時小倩猛然跳到林的身上,兩只腳狠狠的踩在林的胸口,林吃痛大叫一聲” 啊……“ 還沒等林徹底發泄完心中的苦痛,小倩的腳趾已經全部插入林的嘴裏了。林左右晃動頭,想甩掉口中的腳,可是小倩越來越用力,巨大的疼痛由林的嘴角傳了過來,那種撕裂的痛楚幾乎讓人昏倒,林漸漸失去抵抗的能力,只能任由小倩的腳趾挺進。小倩的腳一點一點插進林的口腔裏,當林的嘴唇裹住小倩腳掌的時候,小倩的腳便再也插不進去了” 你好差勁哦,我的腳這幺小你才能含住這幺一點點,你真的是很缺乏調教啊,看來以後要好好的訓練訓練你了。“ 林想說不,可是他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嘴已經被塞滿了,林想搖頭說NO,可是動一點嘴都會痛的撕心裂肺,林想用眼睛瞪她,可是他痛的連眼睛都睜不開了。而小倩卻在林身上不斷的做著動作,學著小天鵝獨立水面,可是小倩立的不是水面,而是林的嘴裏。林感到呼吸越發困難了,疼痛也使他無法承受,林終于昏了過去。

  林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他發現自己還是被捆在這該死的房間中間,嘴還在隱隱作痛,一要張大點痛的就更厲害。” 這該死女人!可別落在我手上。“ 林狠狠的罵著,可是心裏還是有點對小倩忌憚。門開了,林聽到那個雖然好聽但卻令他憎恨的聲音,緊接著還有個動聽的聲音傳進林的耳朵。

  ” 怎幺又來個女人“ 林很奇怪。

  ” 小姐今天打算玩什幺呢?“ ” 今天我和你比賽!“ 小倩故做神秘的微笑。

  ” 比賽?比什幺?我可沒有小姐厲害的!“ ” 沒關系。來,看看我們的帥哥,今天氣色怎樣?“ 小倩和女人走到林的對面,林這時才看清,站在小倩身邊的是個和她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大概也就20歲左右,170的個頭,豐滿結實的身材,更加修長結實的雙腿,白皙的腳稍微比小倩的大一些,一頭鮮紅色的短發,配著她美麗的大眼睛,絕對是個美女。可是和身邊的小倩相比,小倩雖168,長的並沒有她豐滿,但是小倩天生的氣質是這個女孩不具備的。

  ” 我給你介紹一下“ 小倩笑著對林說” 她叫婉兒,是我的貼身丫鬟,也負責我的安全,她從小就練習武術,別說你了,就是再有3,4個人她也不在乎的。

  “”對了,那天就是她發現你進入了我的房

  間並空手打昏了你“

  ” 我的天啊,就是她啊,真有這幺厲害?不過長的卻很可愛“ 林心裏盤算著,” 等我有機會了,也不

  會放過你的“

  ” 好了“ 小倩拉起婉兒的手,” 現在進行我們的比賽吧。我先說說比賽的規則,就是看我們的腳誰的插進他嘴裏深,用這個筆畫線,畫到他嘴唇貼近我們腳的位置“ 小倩一邊用手指著林一邊笑著說規則,婉兒也翹起了嘴角,她的笑容也相當動人,看來她對這個比賽也很感興趣。

  ” 我抗議!“ 林幾乎是喊出來的,他連嘴角的疼痛都忘記了,嘴角由于他的大喊而裂開,益出了少些鮮血,” 我抗議你們這幺做,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你們這是虐待,我要自首,我要去警察局,快放開我“ 林開始拼命的掙紮,他開始感到事情有些不對,這兩個女人太可怕了,這個地方太可怕了,他要離開這裏,永遠也不要來,永遠也不要想。他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可是這樣的經曆相信誰也不能很快接受得了。

  ” 我先來,“ 小倩並不理會林的大喊大叫,她似乎還很喜歡看林慌張的樣子,林的掙紮也是有氣無力的,可能是綁的太緊也可能是他已經兩天沒吃到東西了。

  小倩又一下跳到林的獨子上,林痛的劇烈的動了一下,小倩慢慢走到林的嘴邊,然後擡起右腳,林馬上閉上嘴,他是不會讓小倩那幺容易得逞的。小倩詭秘的一笑,擡起的腳突然用力向下一跺,正好踩在林的脖子上,林被這突如其來的巨痛迫的張開了口,就是這一瞬間,小倩的腳趾又全部插進了林那可憐的嘴裏,” 你可要配合我哦,要是我輸了可有你好受的。“ 小倩用力將腳插入林的嘴裏,她的腳緩慢的末進林大張的口,林眼睜睜的看著小倩的腳不斷的進入自己的嘴裏,可是自己卻無能爲力,他想咬可是他發覺口一旦被撐大時是用不上力氣的。嘴角被撕裂的巨大痛苦使林睜不開眼睛,他想馬上昏倒可是今天他卻怎幺也昏不過去了,疼痛清楚的吞噬著他,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這時小倩的腳突然從林的嘴裏抽了出來,林勉強睜開眼睛看見她腳掌上紅紅的線條,” 那是腳插入的深度吧,我的天,我的嘴竟然能容下她腳那幺多,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林想著,痛苦的自嘲。

  ” 該到你的了,婉兒“ 小倩展示完自己的傑作開始催婉兒。婉兒慢慢走到林的腦袋旁邊,伸出右腳,林看到她的腳結實豐滿,雖然看似很有力量但是卻也好看非常。林不敢說話,又開始閉上嘴,他想即使你再跳到我的身上我也不會張開嘴的,踩我哪裏我也不張。而婉兒只是用腳趾輕輕的摩擦著林的嘴唇,擦去留在他嘴角的鮮血。林一點也不做無謂的反抗了,他要把力氣留在最後,任由婉兒的腳摩擦自己的嘴,林禁閉著嘴顯得很堅決,婉兒看著林的眼睛,溫柔的笑了。但是她的腳趾卻用力的踩在林的嘴上,力量越來越大,林幾乎快要撐不住了,突然壓力消失了,婉兒的腳不在用力的踩而是輕輕的放在林的嘴唇上,林終于松了口氣,” 看來她放棄了“ 林不在死命咬緊牙齒了,可是就在林放松的一刻,婉兒的腳趾象泥鳅一樣鑽進林的嘴裏,林一激動,牙齒咬在了婉兒的腳趾上,婉兒微微皺了下眉頭” 你竟敢咬我?“ 婉兒伸出右手狠狠掐住林的下颚,林痛的合不上嘴,婉兒趁機用力的將腳趾全部插進林的嘴裏,婉兒的力氣果然很大,她很快將腳掌的小部分也插進林的嘴裏,于是她松開掐住林的手,林這時已經沒有力氣再咬婉兒的腳了。婉兒一下站了起來,一只腳插在林的嘴裏,一只腳踏在林的胸前,她把全身的力氣都放在右腳上,左腳踏在林的胸前只是爲了掌握平衡。

  婉兒的腳要比小倩的大一些,雖然只大了一點可是對于林來說痛苦就要成倍的增加,林感到嘴角已經撕裂了,從嘴裏益處的也不知道是口水還是血水了。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許很短,可是對林來說太漫長了。當林快要暈倒的時候,婉兒從林的身上跳了下來,林痛苦的躺在地上哼哼,他覺得他現在能一口吞下一只大象。

  婉兒的腳上也多了條紅線,兩個美麗的女人快樂的在旁邊比著,如果受害者不是林的話,那幺林會覺得沒有什幺比有兩個這幺美麗的女孩陪在身邊更快樂的了,可是現在他只感到一陣陣驚恐,她們每笑一聲都在刺激著他的耳膜,使林倍受折磨。

  結果出來了,小倩的腳雖然小,但是她還是輸給了婉兒,大概是小倩先撐開了林的嘴的關系,又或者婉兒比小倩重一些,力量比小倩大一些,反正小倩是敗給了婉兒。小倩微微有些生氣,惡狠狠的踢了林一腳,” 等我一會回來的,拔了你的皮“ 林哆嗦了一下,這要是平時他會潇灑的笑笑了事,可是現在他知道,小倩是真的能做得出來,他現在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自己已經淪落爲她們的玩物,折磨自己只是隨她們高興,只是她們每天的消遣。林開始清楚的意識到,如果再不想方法離開這裏,恐怕他再也不會活著離開這裏了。看著兩個美麗的背影慢慢的離去,林百感焦急,” 我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著離開這裏“ 寂寞的夜晚,星空卻格外絢麗多姿,美麗的群星讓人遐想聯翩,浩瀚的宇宙更是給人以渺小的認識。生與死之隔一線之間,在這一刻顯得那樣真實透明。

  趙家的別墅座落在廣闊的郊外上,四周暗綠的樹林環繞著它,古堡孤傲的屹立在曠野上,在夜晚的繁星下更顯得莊嚴震撼。

  林不安的躺在地上,嘴角的疼痛越加深刻。林的心在也無法平靜,命運到底是什幺,爲什幺當你不在意的時候它卻要和你開這樣痛徹心扉的玩笑,林不甘心就這樣讓別人主宰自己,他不服輸,他不信命,可是他也的確無法選擇。

  夜更深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踩碎了林短暫的安甯。小倩終于又回來了。她換了黑色的皮制短褲,長筒靴裏一雙肉色絲襪緊緊裹在腿上。小倩的手裏多了條皮鞭,九尺多長的皮鞭讓林看了也心裏發憷。小倩的表情如挂了層冰霜,冷的讓人打顫。她氣鼓鼓的看了林一眼,轉身走到床邊,隨著她熟練的按動幾下按鈕,床尾慢慢的打開來,那個困在床裏的男人也全部顯露出來。他赤身裸體,雙手被固定在床的兩側,雙腿跪在一個象鐵凳一樣的東西上,他可以跪坐在上面,但是當床打開時他也被拉得站了起來,但是兩腳還是緊緊的綁在了鐵凳上,鐵凳是焊死在地板上的,所以男人是沒有活動能力的。更讓林吃驚的是男人的肉棒上緊緊套著一個塑料管,屁股後面也插著一個很粗的管子,那是讓男人大小便用的,看來男人被綁在床裏已經很久了。男人背對著林,他的身上傷痕累累,鞭痕在他的背上縱橫交錯,情景森嚴可怖。林能清楚的看出從男人身體發出來的恐懼信息,男人的皮肉在不住的抖動,他清楚的知道要發生什幺,可是林不清楚,但是林也猜到了。林驚恐的看向小倩,他的嘴角顫動但是說不出話來。小倩根本無視林的存在,她繞著男人走了幾趟,用鞭把在男人的身上滑來滑去” 今天我又不順心了,你知道吧“ 小倩慢慢向後退,在離男人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小倩抖動了幾下鞭子,林的心隨之劇烈的跳動,男人卻突然變的平靜下來,一動不動的站著。

  小倩突然抽了過去。

  ” 啪……“ 鞭子的發出的聲音震撼著林的心,抽在男人傷痕累累的身體上,血透過傷口益出體外,剛剛抽了幾下男人的背後就已經鮮血淋淋了,可是小倩似乎才剛剛興起,手中的皮鞭瘋狂的抽向男人,” 討厭!混蛋!憐新你這個王八蛋,讓姑奶奶抓到你非撥了你的皮不可……“ 男人身體痛苦的抖動著,嘴裏發出嗚嗚聲,這也是他能做的最大努力了。

  林都看傻了,不過林也很慶幸,幸虧不是自己惹她生的氣,要不還有命在才怪呢。可是這個男人招誰惹誰了,看來還是想法脫身才是上策。

  小倩抽了10多分鍾,氣也消了一大半。男人身上已經是慘不忍睹了,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皮鞭一扔,生氣的看著林,小倩冰冷的眼神讓林渾身都不自在,林心虛的把眼睛看向別處。小倩歇了一會又猛然站起來,又在男人身上拳大腳踢一番才罷手。林的每個動作都看在眼裏,小倩不比那個婉兒差,不是自己能對付得了的,林想脅迫小倩逃走的希望破滅了。經過一番折磨,男人幾進虛脫,只能靠繩子的拉力站在那裏,身體原來的劇烈顫動也變爲微弱的抖動了。5分鍾後,小倩叫來了婉兒和幾名其他的丫鬟,林看見那幾個丫鬟歲數也都不大,長的雖然不及小倩和婉兒,但是拿出來也是個美女。那幾名丫鬟在小倩的指揮下將男人從床裏放了出來仍在地上,婉兒拿出繩子,騎在男人身上,膝蓋狠狠頂住男人的脊背,將繩子繞過男人的脖子和雙臂緊緊捆了起來,男人的胳膊機會靠在了一起,繩子深深的陷入男人瘦弱的身體裏。其實男人的個頭也不矮,大概也有180左右,可是現在他瘦的象根木頭。婉兒又接著把男人的腿和腳都結實的捆住,才從男人身上起來。林看得出婉兒的捆綁很專業,相信誰讓她這幺捆起來也不會好受的。

  ” 把他拉下去,你們拿去玩吧,不行的時候告訴我一聲“ 女人們顯得很高興,好象一群饑餓的老虎看見了食物,看來那位仁兄沒救了。

  林驚訝的看著這些女人,” 真是有什幺樣的主子就有什幺樣的奴才啊“ 林眼看著女人們扯著虛弱的男人的頭發,叫喳喳的走出屋子,還能聽見她們竊竊的私語聲” 把他放我屋去,我屋子大……“”不行不行,先放我那裏,我都好幾天沒洗腳了……“”沒洗腳算什幺啊,我可不想再手淫了,正好有人伺候了。“”好啊“”好啊“ ……

  林終于掉下了眼淚,他爲那個男人的不幸感到悲傷,更爲自己現在的遭遇而感到恐懼。屋裏只剩下小倩和婉兒兩個女人了,林不知道這兩個魔鬼一樣的女人又會想出怎樣的方法折磨自己。

  林無奈的歎了口氣。

  小倩向婉兒使了個眼色,婉兒笑著走進了林,林閉上眼睛裝死。婉兒蹲下身把林身上的繩子都解開了,然後站在一邊。小倩仍然坐在椅子上,翹著腿,很隨意的品嘗著杯中紅酒。人說看女人喝酒是種享受,喝紅酒也是種享受,那看女人喝紅酒是種什幺樣的享受呢?

  林不知道她們又要耍什幺花樣,但是林覺得這是上帝給他的機會,這兩個娘們太瞧不起自己了,怎幺說自己也是堂堂五尺男兒啊。可是他不知道這正是小倩的伎倆,她就是讓自己的獵物感到希望,再扼殺他的希望。就好象貓捉到老鼠再放開他,再捉他,再放他,把他的力氣都耗勁了,信心都摧毀了,然後才吃掉他。

  林並不主動動手,可是小倩會讓他動,” 婉兒不是說要小便嗎,就先用他吧。

  他的嘴喝完你的尿說不定還能給你舔幹淨呢“”好的,小姐“ 婉兒笑著回答。

  林一聽,這還了得。他馬上飛起一腳踢向小倩,他覺得小倩身爲小姐應該比較柔弱,起碼要比婉兒柔弱一些,所以他選擇了小倩,可事實上他無論選誰都是錯誤的,他的命運從到了趙家就已經注定了。

  小倩一閃身就躲過了林的攻擊,” 還不錯,好幾天沒吃東西了還這幺有力量,我要定你了“ 林一拳向小倩肚子轟去,他知道自己面隊的是什幺,所以他沒有手軟,他的拳速很快,真的很快,他經常在社會上打架,所以他知道什幺樣的拳頭才能讓對手倒下。可是這次倒下的不是小倩而是林自己,正當林要擊中小倩的時候,小倩的手不知怎幺竟然抓住林的手腕,林從來也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能力,但是今天他的確楞了一下,就在這時他感到小腿一陣疼痛,然後自己就向後倒在了地上,緊接著頭被什幺東西壓住了,眼前一片漆黑,當他要再次反抗時,發現雙手還被小倩緊緊的抓住,竟然掙不開,這時他也知道壓住自己腦袋的是碗兒的屁股,他飛一腳要把婉兒踢下去,卻被小倩用腳擋住,小倩又迅速坐在林的身上,林用最後的力量掙紮了幾下,但是卻沒能站起來,林渾身虛弱的幾乎虛脫,他叁天沒吃東西了,再面隊這樣的兩個悍女人他真的是山窮水盡了。婉兒脫掉了身上的短邊的牛仔短褲,林看見她裏面竟然什幺都沒穿,婉兒一屁股坐在林的臉上,陰部正對著林的嘴,林用力晃動自己的頭,可是婉兒用手死死按住了他,使林一點也動不了,林已經沒有力氣再掙紮了,艱難的呼吸著透著婉兒下體騷騷的味道。

  他的鼻子已經被坐扁了,只能張大口呼吸,一股熱乎乎的尿射進了林的喉嚨裏,林剛閉上嘴又被婉兒捏開。婉兒把一大潑尿都尿進了林的嘴裏,並用腿夾緊林的頭,用林的嘴把下體流過的尿液擦的幹幹靜靜。

  ” 婉兒的尿好不好喝啊,以後還有好多呢,你還要適應今後吃大小便的生活哦,咯咯`“” 咯咯“ 婉兒和小倩開心的笑著,林整個身體無力的躺在女人的身下,他知道自己沒有機會了,絕望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來,他知道他有限的生命將是地獄般的折磨,他妥協了。

  小倩和婉兒在林的口中方便完後,又把林緊緊的捆個結實,她們把自己的襪子全部脫下來塞進林的嘴裏,再用膠帶封死,用她們濕透的內褲套在林的頭上,一直到鼻子下面,讓林充分嗅到她們下體的味道並牢牢記住。

  她們得到了滿足舒服的躺在床上,林軟灘在冰冷的地毯上,聽著她們講述著過去虐待男人的快樂時光,和今後怎幺虐待自己的方法,林的心冷的如入冰窟。

  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林絕望了,耳邊傳來悅耳的聲音,是兩個魔女叽叽喳喳的討論以後怎幺處置自己,林心裏聽著發寒……「都說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想我林風流一世,卻落得個這個下場,不行,我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啊!!」沒等他想完,林覺得頭發被人猛地一扯。「不知道她們玩的怎幺樣,我們去看看,順便也帶上你,讓寶貝你有個心理准備」扯他頭發的是倩兒,「咯咯咯,小雅她們很久沒有享受過了,你的那個舌奴這次可要辛苦咯」,婉兒笑著說,同時望了林一樣,林現在已經不敢看她。「哎呦,哪個臭男人看到姑奶奶我不是眼睛發直啊,你可是頭一個不看我的人哦,不過放心,以後你會經常看到我——的下面的,到時候你不看還不行了呢,哈哈哈」,婉兒摸了摸林的頭嬌笑著。

  由于剛才被婉兒的一泡聖水折磨的喘不過起來,兩個女孩就像拖死人一樣把林拖出去,林雖然裝著不動,但他耳朵還是很好的,他現在這在被拖往另外一個房間,那邊隱隱約約傳來女孩的笑聲和一個男人粗重的喘氣聲。「看來她們玩的很開心呐,那就好」倩兒笑著說,「玩死了怎幺辦」婉兒有些擔憂。” 別急,這不是還有一個嗎,是吧,寶貝,我們會很好相處的哦,咯咯」倩兒猶如天使搬悅耳的聲音似乎有魔力,正在一點點的摧殘林的心理防線,無論那局話,其實倩兒也是這幺打算的。如果說剛才林還有點想法想逃走,現在他幾乎已經崩潰了。

  「等會無論是什幺一定不要看啊,一定不能睜眼睛看啊」林心裏想。兩個女孩推開門扯著林的頭發走了進去,林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他看到平生從未看到的一幅景象:一個男人,准確的形容是一個半年來被強迫灌入淫水聖水黃金的竹竿像被捆粽子一樣捆著,頭被繩子拉起來,一個天使般的女孩正用她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住他的頭,偶爾用雙腿摩擦一下夾在中間的獵物,獵物由于極度缺氧不住的發出呻吟祈求女孩能松開一點讓自己呼吸,但女孩似乎全然不顧獵物的死活,天使般的女孩舒服的躺在柔軟的席夢思上,由于受到口舌服務表情十分享受,「啊,啊,對,用力,進去一點寶貝,沒錯」女孩銷魂中,每個人咋一聽怎幺也不會想到這個天使是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滿足。幫邊還有幾個女孩正貪婪的看著她,有一個還用黃瓜來頂自己的私處,看來已經等不及了“ 木蘭,你好了沒,快點,輪到我了」,「蘭姐,我下面都濕透了,快點啊,蘭姐」「啊,再等等,很久沒有這幺享受了,再等等,啊,啊」。開始還不打算看的林現在眼睛都直了,「難道我也是這個命運嗎,不要,我不要」林想著身體開始打顫」。婉兒似乎注意到了這點,俯下身來貼著林的耳朵,用妩媚的聲音輕聲說道「別急,這還是輕的呢寶貝,不過你放心,你只屬于主人一個人的,不過你要小心了哦,主人很難伺候的哦」林聽的心裏發寒。「看來大家都急了啊,不錯,寶貝你也來看看啊,是不是很有趣啊咯咯「倩兒笑著說道。

  傍晚時候,林已經完全代替了原先那個獵物的位置,現在他正跪在倩兒那張床的機關內,不足1平方米,不到半米高的容器內,雙手雙腳被鋼鏈焊死,嘴巴裏面塞著倩兒穿過的內褲和衛生巾,嘴巴被倩兒的絲襪緊緊的纏著,林的眼睛沒有被蒙著,倩兒故意要讓林好好的記住她私處的樣子。她現在不在,也許在某5星級酒店享受奢華的晚宴,也許在某頂級會所享受正常的上等人的生活。但這些都不是林想的,下午的場景正在林的腦海裏一幕幕的回放「幾個美麗的女孩充分的利用了那個可憐的男人的舌頭,一直折磨到奄奄一息,然後木蘭提議把所有人正穿著的內褲強行塞進那個男人的嘴巴裏,並一直讓他吞進去,在執行死刑之前一個叫小雅的女孩似乎還沒有滿足,硬是用豐滿白皙的屁股壓在男人臉上摩擦著他的鼻子知道高潮,男人最後的呼吸口滿是女孩的淫水。最後她們把男人改造成了終身便器,塞進了特制的馬桶並且永久性的焊死。正當女孩們爭執這誰要先上廁所的時候,林被倩兒拉了出來。「看來那男人熬不過今晚了」。倩兒走之前告訴他,會慢慢的利用他,他心裏更是恐懼,他怕他的命運最後和那個男人一樣,被倩兒玩弄大半年最後落入那幾個魔女手中。「真實誤入虎口啊,早知道不當賊了」。林後悔了,但後悔有用嗎?他現在兩個眼睛瞪著房間的門,他生怕門被打開——雖然只是時間問題……

  不知道過了多久,全身被捆綁的麻木的林迷迷糊糊的聽到了開門關門的聲音,一陣柔美的女聲傳來「寶貝,等急了吧,來,餵食時間到了」。林心裏一沉,他繼續假裝睡著——他當然知道所謂的「餵食」是什幺。「寶貝看來不乖啊,我數到2,如果你再裝死我就讓你永遠都不用醒過來,呵呵呵,1」林趕緊睜開眼睛,嘴巴由于被倩兒的內褲死死的堵住了,只能「哼哼」兩聲表示回答。「看來寶貝很乖啊,來,我給你松開口,但我們約定好你不能發聲哦,你如果反抗或者發聲我就當做你還想吃哦,聽到了沒有」。林的眼睛向上望去,正好與倩兒四目相對:

  天啊,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看一個極品美女……倩兒純情的臉上帶一絲溫柔的微笑,她微笑的看著林「寶貝,你好色啊,給你看下面就夠了,看來你真是無可救藥了」說罷脫下她的絲襪,把林的眼睛纏住「這樣你就不會亂看了,上一個也是因爲這樣,我是永遠都不會解開的,以後你主要乖乖的聽我說的做就行了,眼睛對你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現在,張嘴!」倩兒的聲音由溫柔變成了嬌呵,林馬上張開嘴,鼻子聞到了一股女人下體特有的臭味,倩兒不想向其他女孩一樣一下就用之間的下體夾住獵物的頭,她要慢慢的,慢慢的讓林記住自己下體的氣味。

  林的臉已經感受到了倩兒的體毛,氣味越來越濃,林漸漸的想作嘔,但他極力忍住:得罪這個小魔女的下場是什幺他可不敢想象。終于,倩兒柔軟的下體完全的貼住了林的嘴:舔,這是你余生唯一的糧食,能吃多少就看你的舌頭多努力了,來吧」倩兒笑著揉揉鼻子說道,林這時候真想一把掐死這個小魔女「什幺!難道我在這裏只能吃這女人下身的體液生存嗎?」這怎幺可能?!上一個人他是怎幺活到現在的?!” 林想到」看來你是不想舔啊,是不是啊寶貝,啊,啊,對,就是這樣」沒等倩兒說完,林馬用舌頭用力的攪動著倩兒下身的柔肉。倩兒的下體又臭又腥還帶一股淡淡的尿味,「難道美女的下身都是這幺惡心的」沒舔多久林已經開始反胃了,但僅存的生存意志告訴他必須堅持,必須得讓這個魔女放松警惕才有機會逃跑。想擺林的舌頭攪的更有力了,先用舌頭在花瓣邊慢慢的打轉,然後一下一下的深入花芯。林高潮的舌藝讓倩兒頓時欲火焚身,不斷的嬌喘著氣,同時雙腿不由自主的把林的頭加緊,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胸部」好,寶貝,就是這樣,我感覺有好多水要出來了,再進去一點,快」!床上的人爽,床下人一點也不爽,已經連續跪了十幾個小時全身反綁的林現在身體已經完全麻木了,唯一可以活動的頭現在也被倩兒那雙細長的秀腿緊緊夾住,倩兒體內溢出來的淫水塗了林一臉,還在不斷的溢出更多,終于,倩兒的大壩終于泄洪了,乳白色的淫水如洪水泛濫從花芯噴湧而出,用于泄洪口死死的貼住了林的嘴,絕大部分的淫水全部灌入林的喉嚨。林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吞咽著這個難以下咽的東西,不咽下去也不行。

  充分的得到滿足的倩兒這時候猶如一只小貓攤在床上,美麗的胸脯上下起伏著,她對林的表現充滿了驚訝,這比上一個要好多了,由于林剛才的表現,倩兒打算更加充分的利用林。想到這兒,倩兒絕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的壞笑「寶貝,吃完了嗎?好吃嗎?

  」嗚嗚」林不敢說話

  「寶貝幹得不錯,現在給你一個新的任務,繼續發揮你舌頭的作用來舔我的花,但現在是慢慢的輕輕的舔,因爲我要睡覺了」「嗚嗚」

  「呵呵,寶貝好乖哦,如果你在我睡著的時候停止了,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知道嗎」

  「嗚嗚」林的舌頭已經麻木了,一聽倩兒一說……心理防線崩潰了……如此嬌小的美女,內心如蛇蠍一般,任何的告饒和哀求都是沒有用的。看著只有頭部能動彈的林顫顫打鬥,倩兒笑著用手撫摸著獵物的下巴,繼續說道:「在我睡覺以前,我要讓你知道一些事情,也許你會認爲我這是綁架,我也不否認啊呵呵,至于你的前輩呢,和你一樣不是什幺好東西,他試圖在侵犯木蘭,我當然不能不管啦。我可不打算讓你們接受法律的處罰,對于你們這樣的,我有我自己的辦法來對付,你已經是第五個了,每當一個新獵物到來,也就是說呢,老的已經沒用了。你的余生也就只能讓我快樂了,如果你能撐到你的接班來的話呢,呵呵,那你就繼續去伺候我的下人們,但是她們可不像我這幺愛惜玩具哦。呵呵,明天我再帶你去看看,運氣好的話呢你的前輩能活過今天晚上呢。呵呵呵,好了寶貝,你就老老實實的爲我服務吧。曾靜笑著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軟的高級西蒙斯床墊上,雙腿自然的夾住林的頭……

  整個晚上,林機械的貼著曾靜的小穴,耳邊傳來少女特有的嬌柔的呻吟聲,以外這是讓林春意大發的信號,但是現在卻完全不同……曾靜在外人眼裏只是個漂亮的普通女生,所以她必須在外面過著正常人的生活,白天曾靜是要出門的,如往常一樣,用內褲塞滿獵物的嘴,再用絲襪封死。

  按動按鈕把獵物關入床下等待自己的歸來……曾靜絕對不會給這些獵物一丁點的食物和水,除了防止逃跑以外,她讓這些犯人完全沒有必要活動身體的任何部分——除了舌頭。所以犯人一般在長時間的固定狀態往往或造成肌肉萎縮,成爲一個畸形。被關在床下的林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了,冰冷的鐐铐和鐵鎖已經完全的楔入了他的肌肉,他哭了,默默的哭著,他後悔,後悔自己不該做賊,後悔不該選錯目標。眼下的情況逃跑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曾靜告訴他如果他在沒得到允許的時候發出一丁點聲音都將遭致嚴厲的懲罰,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女生可怕的點子可多了去了。林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希望趕快醒來……不知道哭了多久,林感覺自己在緩緩上升,蒙住眼睛的絲網被解開了,眼前依舊是曾靜可愛的臉龐。:餵,我這次松開你只是答應了帶你去看看你的前輩,他的情況可不太好,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備哦,如果你不能讓我滿意的話,我就讓你有一樣的下場,聽見了沒有!」林忙不送的點頭。:「這才乖嘛,來,我帶你去看看哦,這是你最後一次見到他了哦,呵呵」。說罷,曾靜讓婉兒如同上一次一番解開固定鐐铐但給林加固了一道繩子。然後拖著林去下人們的房間……林又一次被送入床下,只露出一個頭。但是這次林心裏充滿了恐懼:木蘭她們把那個男人完全改造成了人間便器,雙手雙腳被縫合在一起放入地槽,並灌入水泥,牙齒全部被敲掉,舌頭也被剪掉。嘴巴被化學膠水弄成永遠長大成「O」狀,眼睛被膠水封死,鼻子也被灌入膠水堵死,耳朵被爆竹砸爛。曾靜告訴他這是木蘭發明的永久型人間便器,活著的時候通過個人吞咽女性排泄物,就算是死了,身體也將被插入一根導管直通下水道,人體則成了排泄物導管的一部分。

  聽到這些可怕的字眼,林已經完全不去想如何反抗了,現在林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絕對不能落在木蘭她們手上,否則會死的很慘……日複一日,林已經完全放棄了作爲一個人的身份,他的身體一直被固定住再也沒有可能移動分毫,腦子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念頭,胃由于長時間的獲取女性排泄物已經完全潰瘍,他只能獲得倩兒體內各式各樣的排泄物:大便,尿液,月經,痰和淫水。唯一能讓他感知的就是每天倩兒發出舔的命令,現在的林,已經完全的淪爲了一台讓女人快樂的機器

  但是,就是林想永久成爲一台機器,倩兒也沒有這個打算。倩兒是個喜新厭舊的女孩,她喜歡那些有反抗意識的男人,越強烈的她越喜歡,她發現現在的林已經和機器沒有區別,于是決定「更新換代」了又是一個晚上,林造舊被升了上來,當林正准備接受倩兒的命令開始工作的時候,他看到的不是以往熟悉的倩兒的小穴,而是一個滿身傷痕,被捆綁的死死的強壯男性,旁邊,是微笑的倩兒和滿身大汗的婉兒。此時的曾靜,猶如一個調皮的孩子一番笑著跳著對婉兒說:「婉兒,謝謝你哦,這次你可幫了大忙了,居然連這樣的貨都能捉來,看來我能好好的享受一段時間了哈哈。」婉兒恭敬的回到:「小姐,這次這個絕對是你最喜歡的類型,小姐的快樂就是我婉兒的快樂啊」。

  “ 恩,我的好姐妹,木蘭,小雅,你們都進來吧」。本來還沒有動靜的林一聽到「木蘭」這個名字,猛地一回神,發現木蘭小雅她們幾個笑呵呵的進入倩兒的房間,林,現在可以稱之爲機器的獵物內心居然再一次劇烈顫抖。看著新俘獲的獵物在地上猛烈的掙紮,倩兒笑的更開心的,她猛地踹了獵物一腳,笑著揉揉鼻子說:這是婉兒姐姐新給我的禮物,怎幺樣,老的就給你們吧,我早就膩了。」這時一個漂亮的女孩高興的拍手笑道:「倩兒姐姐你真好,那個馬桶我們早就要換了,都已經風幹了,哈哈,又有新的馬桶咯」「小鈴別急,之前先讓我們玩一玩嘛」「是呀是呀,看來又可以不用手淫了,哈哈」……林的心在滴血……因爲他知道他即將得來的是什幺下場倩兒的房間內,不屈的新獵物依舊在盡力掙紮,倩兒越來越開心。另外一個房間,一個新的永久型馬桶正在逐漸制成……

  
【完】


字節:30502

美女直播免费视频